大愚若智研究院

网络一线牵 相见就是缘

【异坤】Paradox

“你送我一颗星星,我换一个宇宙给你”

S_Vine:



宇宙童话AU


星际旅行家/筑星师


本文纯属虚构 切勿上升真人




0、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蔡徐坤送给王子异一颗星星。





1、
王子异的飞行器是闪电形状的,锋利又锃亮,披着闪闪发光的“BOOGIE”喷漆。再配上触地的重响,落在这朵小星云上像自带了雷劈的卡通特效。
当他从舱门里跳出来走向自己,蔡徐坤还处在目瞪口呆没缓过神的状态,怀中的星星被疾风掀起的清气震落一地,流淌成一条颤巍巍的浅河。

“你好呀,”闪电男孩的声音和眉目一样温和,“我的飞船储能快耗尽了,可不可以先停靠在你这里,等能量恢复后再走?”
“不冒昧,……好,不是,我是说你好。”蔡徐坤恨不得咬住自己的舌头。
“谢谢你哦,——你是筑星师吧?”
没有在意他的语无伦次,王子异俯身捞起一汪星水,“真好看。”他看着蔡徐坤,语气真挚而温柔。
蔡徐坤忽然有点脸红,他点了点头。

“我叫王子异,旅行家。”王子异把手伸向他。“蔡徐坤,……对不起,我的手很凉。”蔡徐坤不好意思地补充。
“没关系的,”王子异笑了,“我的刚好很热。”
蔡徐坤的脸更红了。





2、
“你这里真的有点冷,”王子异说,他与蔡徐坤并排坐在小星云的边缘,随着宇宙的呼吸悠悠荡荡,“星星不应该发烫吗?”
蔡徐坤忙不迭地把散落的星石聚合起来,让渐渐丰盈的光晕更快加热,“它们还小,比较慢热。你摸摸看,现在是不是好多了?”
王子异帮他拨拉着面前的光堆,表示赞同地嗯了一声,“这里只有你一个人?”
“是呀,这儿太远了,没有人愿意定居、旅客也很少,就只有我负责管理星星。——这个星系很小,可是宇宙太大啦。”
“那你一定很孤独吧。”王子异轻轻说。
“是有一点,不过有星星陪我。只要是在做最喜欢的事,在哪里都一样的。”他忽的转向王子异,双手托腮,两眼发光:“王子异,你是旅行家,一定去过很多地方吧?给我讲讲看好吗,我好久没离开过这里了!”

王子异短暂地怔了怔。蔡徐坤立时坐直了:“对不起,我是不是唐突了?我真的太久没有见到人类了……”
“不,没关系,是我一下子想不起该从哪里讲起,”王子异打断了他,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膝盖,“这是你第二次跟我说对不起,但我可不想再说第三次没关系啦。”
他认真地看着蔡徐坤,甚至皱了皱眉头:“难道我长得有点凶吗?”

蔡徐坤噗嗤一声笑出来。“不,怎么会!是我怕生……你有点可爱!”
王子异开心得眼睛弯了弯。但你比较可爱,他偷偷想。





3、
王子异是个不错的讲述者。他说话的节奏慢条斯理,语调明快地上扬,一字一句都很动听,就像在用年轻的声音吟唱一首古老的情诗:

“离你的星系几百光年,有一个叫Asfari的星球,我一直向往那里全宇宙最壮观的熔岩地,地心之火生生不息。”
“鹿艾星的风景很好看,灌木和花朵不会凋零,结冰的湖通透得像琉璃,是我想象里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独角兽真的存在,我见到过。它的翅膀很大,鬃毛雪亮,瞳孔湛蓝,飞过天空的姿态就像是传世画作,闪耀着圣光。”
……

蔡徐坤听入了迷,时不时插嘴追问故事的细枝末节,王子异也没有表现出丝毫不耐。他的字尾总会拖长一点点,显得有点孩子气。他望着蔡徐坤,男孩的身影和忽明忽暗的光辉重叠在他眼中,仿佛命中注定的梦中景。

王子异临走前,蔡徐坤塞给他一包发热的光核。
“它们可以做星星,也可以做飞船的燃料,如果不够了、你还需要的话,回来找我要。……谢谢你的故事,认识你很高兴。”蔡徐坤咬着嘴唇,紧张得不敢抬头。莫名其妙加速的心跳如擂鼓响亮。
“好呀,”他听见王子异毫不迟疑的、带着点笑意的回答,“也谢谢你。”
他感觉到王子异向自己靠来的身体的温度,手臂用力拉近了他。

“遇见你很好。”
王子异在他耳边说。

五个字,像划破长空的一道闪电,穿透肌骨,直落心脏。

他的星星亮了。





4、
再一次见到王子异,比蔡徐坤预想得要早很多。
当他看到熟悉的闪电从天而降,几乎是立刻抛掉正清洗着的星星跳了起来,也顾不上泉水溅了自己一身一头。王子异看着他哆哆嗦嗦的笑脸,不明所以但不由分说地把他拉上飞船递来毛巾,“小心着凉噢。”语气倒是很软,尾音热烘烘又粘哒哒的。

“你好吗?你怎么来了?”蔡徐坤裹着毛巾,兴高采烈地问道。王子异抓着他的手放在引擎上取暖:“谢谢你的燃料,很好用。”
蔡徐坤有点失落,但王子异没有松开的手又让他分心了,“至少你还记得我,真好。”
“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呢。”王子异说。

他又想了想,字斟句酌地开了口,“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可能会有点儿麻烦你。”
“我在补完我的旅行地图,可对这片星系还没有研究,所以——”
蔡徐坤闻言睁大了眼睛。隐隐的期待让他的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乱跳。
“——所以我想多待一阵,你愿意带我走一走吗?”

“我愿意!”
蔡徐坤脱口而出,马上局促地收敛了神色:“这里景色很漂亮的,但真的很小很小,可能没有多少好逛的地方。不过我很希望……我欢迎你多留一段日子!”
王子异注视着他,嘴角更翘了一些,“可以呀。”

蔡徐坤憋不住地眉开眼笑。他无暇去思考为什么明明是对方想留下、却变成了自己在邀请,他的心已经被惊喜填满,再无余地。





5、
蔡徐坤这片小小的漩涡星系叫作Obsidian。他自豪地告诉王子异:“你很快就会发现啦,它就像名字一样美。”

蔡徐坤是一个合格的向导和房东,带着王子异不慌不忙地走过几颗星球,指挥着旅行家的飞船在星云间穿梭。他告诉王子异哪里能看到最美的黄昏和黎明、哪里有可爱的小生灵出没,爬上参天古树摘下漂亮的果实,比来比去,留给王子异最甜的一颗。王子异则忙着记录测算的环境温度、湿度和空气成分,与蔡徐坤分享其他星球的对比与见闻,任劳任怨地帮他揣着四处收集来的流落的星尘,备作制造星星的原料。
王子异的旅行日志渐渐丰厚。无事的夜晚,他会帮勤劳的筑星师打打下手,撸起袖子洗濯初生的光的种子,学着将星子捏好精致的形状,再留给蔡徐坤聚热加工,指引星星向应去的方向流淌。他们兴致勃勃地来到岩山的最高处,远眺斑斓星云卷起的风岚和雾气,看光与影交织缱绻,温柔无边。

他们就像认识多年的老友,在银河环绕中席地而坐,天地与人生都可言可说。他们对宇宙有着相似的好奇与向往,只不过王子异选择旅行,他想挑战最遥远的疆域、看到凡人难见的景色。而蔡徐坤选择栖息,让星星代他照亮无数黑暗和梦境。
王子异的话渐渐多了,他似乎有着讲不完的旅行故事和养生常识,不厌其烦地教会了筑星师自己那一套精心设计的手语,不经意间流露的憨劲儿让蔡徐坤没一点脾气。蔡徐坤回忆自己在做学徒时的经历,讲起曾经裹在毛毯坐在屋顶研究星星的轨迹,思考平行空间、时空穿越和黑洞的奥秘,王子异会感同身受地回应着,落在他脸上的目光总是长久而真诚。

蔡徐坤有时会觉得恍然,甚至莫名其妙。这个小星系他再熟悉不过,和王子异在一起却能找到这么多新鲜的快乐,每一条共同走过的路、每一处一起看过的风景好像都与过去不同了,树木有了纹路,天空多了色彩,目之所及一切都闪闪发光。

“王子异,你是不是会魔法?”他想不明白,就去问旅行家。
“不会呀。”后者老实回答,“不过,我会一点指法。B-O-O——”
“……好了可以了!”

——要是我真会魔法就好了,蔡徐坤惆怅地想。
这样,时间就能暂停,距离就能拉近。

他们就可以在一起更久一点了。




6、
蔡徐坤发现了一个秘密。
——王子异藏了一颗星星。

确切地说,也没有藏。他是在王子异飞船里的书架上看到的,被小心包裹在蓝丝绒的软料里放进精致木盒,一尘不染,熠熠生辉。
他认得Obsidian里他亲手制作的每一颗哪怕最微小的星。而他却不认识它。
这让他有点生气。

“这颗星星是谁给你的?”蔡徐坤问。
王子异没有闪躲,语气也是一贯坦坦荡荡的:“一个筑星师朋友,以前旅行时碰到的。”
“你好像很珍惜它,都没有摆出来让我看到过。”
他知道这样很幼稚、很不讲理,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驱使了他。心脏又酸又胀,像吞进了一大口空气,“你知道吗,……不对,你肯定知道的,筑星师是不会随便把星星送给别人的,除非是很重要的朋友。”
“他真的很厉害,能做出这么好看的星星。”还能那么早地遇到你。他想。
“我不是……”王子异还没来得及开头,就又被打断了。蔡徐坤的声音甚至有些发颤,“——如果他是我,他在这里,你也会给他讲故事吗?你也会让他陪你环游星系吗?”

王子异一愣。他试探着去抓蔡徐坤的手臂,却被闪开了。
“那么蔡徐坤。”僵持半晌后,他沉着嗓子,眼里却有亮光。
“如果不是我、是别的旅行家降落在你的星系,为你讲天南海北的经历。”
“你也会在意他是不是也有别人的星星吗?”

……像是又一次被闪电击中胸膛,蔡徐坤大脑一片空白,竟一句话也说不出。他呆呆看着王子异走近了他,温热的气息交缠,鼻尖几乎就要相撞。
“你会吗?”王子异又问了一遍。这几乎不是个问句了。

而答案与心意一样,心照不宣,呼之欲出。




7、
黄昏时刻,他们并肩行走在温柔涨落的星河之中,星星自动让开了轨迹,害羞地躲进深空,漂浮的尘碎块成为阶梯和道路。蔡徐坤偷偷看了王子异好几次,他的手指在空中蜷起又放开,最终还是忐忑、却坚定地勾住了王子异的手指。

王子异的身体颤了一下。他没有转过头,但也没有停下来。
“我,我突然有点恐高。”蔡徐坤磕磕巴巴地解释道。
他想,这理由很蹩脚,但很值得。

王子异在这时叹了口气。他稍稍动了动,手指温柔地挤进了蔡徐坤的指缝,与他十指紧扣,“嗯,我也有一点。”
他想,这理由很蹩脚,但很值得。
“两个人一起走,就不会害怕了吧。”他轻快地说,好像脚步也轻盈了起来。蔡徐坤嘻嘻笑着低下了头,轻轻撞了撞他的肩膀。

这片星系的天空是梅红色的,又用铅灰镶了边,寂静万物都浸染了遥远星辰的光和彩,在墨漆的宇宙一隅安坐,仿佛黑曜石的细碎光泽。
“谢谢你留下我。”王子异说,“我去过18个星系,72个星球了。可我还是最喜欢这里。”
“……真的?”蔡徐坤有点受宠若惊,“——为什么?你说过的地方都比这里有意思啊?”
“喜欢就不需要原因呀,”王子异耸耸肩,蔡徐坤心突得一跳,“至于有没有意思……”
他顿了顿,“只要你在,就很有意思。”
“这个宇宙里有那么多星星,但没有第二个你。”他慢慢地、清晰地说,“这就是对于你那天的问题,我的回答。”

他忽然发力一拽两人交握的手,把蔡徐坤搂进了怀里。“我想告诉你,如果你愿意,”他急切的呼吸烧得蔡徐坤耳朵发痒,“我不想走了,或者我带你走。我不想再和你说一次再见了。”他的拥抱用力而小心,像要把蔡徐坤嵌进身体,却又害怕失去他。

“那我也要告诉你我的答案了。”蔡徐坤轻声说,攀住王子异的颈窝。
“如果来的那个人不是你,这一切就没有意义了。……先不说这样的前提不成立。哪怕是既定的开始,你的出现就是变量,你还会是我的结局。”
“也就是说,王子异,不管我最初遇到谁,只要你来了,最后我只会选择你。”

他静静说着,每个字都咬得坚定无比。王子异稍稍拉开他们的距离,他着迷一样凝视着蔡徐坤的眼睛。
“——可是对我来说,你既是开始,也是结局。”
“我只想要你。”

在银河的见证和未落的话音里,他深深亲吻了蔡徐坤的嘴唇。




8、
“你想不想跟我走?”王子异问,“我带你去宇宙里其他地方看看,你想去哪里都好。”

“那我的星星们怎么办呢?”蔡徐坤兴奋地抬眼,却还是低落地摇摇头,“我和你说过的,如果我走得太久,他们就不会这么亮了,我的星系四周,总有生命需要光才能活下去呀。”
“能不能先多做一些星星放好在天空?我们可以快去快回,这样等你回来的时候也不会太迟。”王子异晃悠着他的胳膊,挺大的个儿却笨拙地试图撒娇,“我算过了,3颗星星的能量够度过一个长夜,12颗就能维持一个遥远星球一天基本的热平衡。……给自己放个假吧,跟我去宇宙看看。”
“跟我走吧,好不好?”

他讲起话来总是这样,每句话末都不经意拖得绵长而稚气,温和得让蔡徐坤根本拒绝不了,让玫瑰融作糖浆、雪山化成海洋。
“……那你要陪我一起加班啦。”筑星师小声说。




9、


临行前,他们难得观测到了一次星体的聚变坍塌。
小行星的撞击成为了压垮那颗垂死恒星的最后稻草。坚不可摧的石心碎片飞溅,燃烧的星瀑撕开半边夜幕,张牙舞爪呼啸而来。明艳火光漫天横流、吞饮黑暗,又顷刻间被黑洞吞噬,归于黑暗。
他们并肩站在飞行器的保护罩前见证了一切的发生。这样的景色,蔡徐坤只在书本与想象里见过,远不及亲眼目睹来得震撼动人。——那是天体最后的辉煌,也是一个漫长轮回的再次开启。他自心底敬畏这罕见的、极致的美,毁灭与新生顷刻间交替,充满壮烈的宿命感,仿佛绝望和浪漫的绝对释义。

“多渺小啊,我们。”王子异忽然说,声音低沉而颤抖。他在蔡徐坤敏感察觉的目光里抱歉地笑笑:“……别担心,我就是有点儿害怕这个。”
喉结滚动、眼神闪躲,紧握成拳的指节都用力到发白,——这人从来不说谎,他是真的在恐惧着什么。

蔡徐坤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无数因忧而生的猜想瞬间滚过脑海,他想问个明白,可面对这个他从未见过的王子异,任何话语都显得不合时宜。
蔡徐坤转过身来,紧紧拥抱住他。

他在沉默中感受到王子异的脊背轻微的战栗渐渐平静,直到一个温柔的吻落在他眼角。
“……但不论多渺小,”王子异轻声说,“还能遇见你就很好。”
一瞬间恍如初见,他和他都放松下来。




10、


蔡徐坤在王子异的飞行舱里坐立不安地玩着手指。他说不清自己是不是本能地对未知担忧,又或许只是激动与兴奋作祟。这是他到这个小星系后的星际首航,他认认真真把想去的地方列了个长长的清单。王子异则无条件支持,“都听你的,”还是温言细语的,“我都可以。”

他们谁都没办法假装不在意先前的插曲。王子异之后与蔡徐坤谈起,诚恳而谨慎地提议:“我可以想想再和你讲吗,……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他是个简单而直白的人,连歉疚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蔡徐坤看着难受,“——每个人都有内化情绪的方式。如果你不愿意说,咱们就不再提。”
他太知道王子异了,永远都对他妥协,脾气好到不真实、却又的确是真心实意。哪怕是纯粹出于担心,这毕竟是王子异在与他相遇之前的故事,蔡徐坤不舍得、更没必要勉强他分享。

果然,王子异皱了皱鼻子,“我就是怕你一直想着,我不想你操心。”
“毫无保留自然会让我放心,但想保留又有什么错呢?”蔡徐坤说,“这是你的权利,不是我的。”
“不要老想着怎么才能让我轻松。……只要你自己能轻松,只要这件事不会过多影响到你,——我都可以。”
他学着王子异的语气,逗得旅行家终于如释重负笑出声来。“我一定会告诉你的。”他还是坚持道。

蔡徐坤看着王子异熟稔地操作着仪表盘、扭亮所有指示灯,在引擎迫不及待的轰鸣声和显示屏的倏然一亮中偏过头来,关切地问他:“紧张吗?”
他回过神来,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明明全宇宙来回穿梭走南闯北不在话下,自由本该是旅行家唯一的追求,王子异却自甘囿于他身旁。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妥协更温柔、更彻底、更让人安心的了。
他已经心满意足。




11、
后来他们一起做了许多次短途旅行,看到万千流星体化雨坠落,百年冰湖一夜开满花;孤岛主人圈养的长尾巨兽掀起滔天巨浪,甜甜微笑的卖花女孩手臂闪烁着金属的光泽,独眼异星人笨拙地用翻译器请教怎样才能长出一头浓发,穿斗篷的无脸术士可以看到时间的痕迹,山涧居住的精灵端来露水草叶与松果烹的茶。蔡徐坤为沿途的每一处多添了一点光明,王子异孜孜不倦地请教如何增强飞船的速度和动力。
他们经历了宇宙的极寒与酷热,见到过世间欢腾或冷酷,而万物存异也可求同。

其实王子异没有说错,在天地面前他们就像尘埃一样渺小,也因此能邂逅更辽阔的宇宙。闪电飞行器近光速穿过星群,也赶不满时空的一个页脚。
还有太多风景与滋味没能体尝,蔡徐坤却已经开始想象很久以后,当他们都白了胡子佝偻了腰身,王子异又有了大把好故事可以收藏,而他已经能做出全宇宙最好看的星星,让万千星球仰望。
现在他们年纪尚轻,日子还长。而如果是和王子异一起,变老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12、


王子异最近变得有点不对劲。

蔡徐坤很长时间都说不上来这感觉自何而来,但他不怀疑自己对于王子异的哪怕一丁点变化都了如指掌。直到那天王子异忙着打扫书架,他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旅行家的日志,不经意间捕捉到王子异的眼神与手指在那木盒上多停留的几秒。
他找到了现在平静生活里的突兀。

这些日子里,他不止一次撞见过王子异状似无意投向书架的目光。现在想来,那眼神分明就像是风暴前企图冲破海面的暗涌。
蔡徐坤不明白是什么触发了他,但这份开始涨潮的焦虑是确凿无疑了。

王子异曾经回答过,那是旅行期间一个筑星师送给他的临别礼物。可既然如此,为什么有关这颗星星,王子异没有留下一点记录?
这想法让蔡徐坤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忙翻到王子异旅行日志中间。
他果然没记错,这里有几页纸被扯掉了。

没留意的细节在预设的结论前被拼凑到一起,他禁不住开始揣测,是不是自己思虑太多脑洞太大,但又或许这真的是王子异的一个秘密,甚至与那天他面对星体死亡的反常有关?会不会送他这颗星星的人,就在一场灾难里……?
蔡徐坤心里有了大胆的猜测,却不敢再细想下去。




13、


几天后,当王子异心神不宁地差点设错了导航将他们带进虚空,蔡徐坤还是憋不住了。
“那个,子异。”他说,“我能不能看看你的星星……”
他知道王子异会妥协。但他想好了,只要王子异有一点点不情愿的意思,他就从此绝口不提。

——然而王子异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丝毫没有表现出抵触,简直像早做好了准备。“好啊。”他说,把盛着星星的盒子捧给他。他的手很稳,蔡徐坤一瞬间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心里却直觉地咯噔一下。

他第一次细细观察着这颗幼年的星星。轮廓精致,光晕漾满圆润的弧度,光絮缠裹的内核漂亮到无可挑剔。“真的很好看,”他说,试着去触摸它,却感到手心一麻。
一股炽热的、横冲直撞的力道电流般涌上来,顺着他的指尖窜流进入血管,蔡徐坤惊讶地转头去看王子异。
这颗星星里储存着外来的信息。

他不知所措地退后一步,一时间不知道继续会不会变成无意的窥探。而王子异不费劲地看穿了他,包容地笑笑,攥着他的手又放上去。
“没关系的,”他说,“你早该知道的。”

蔡徐坤犹豫了一下,但实在拗不过担心。他轻轻用力。
一个模糊的身影自闪烁的星核投射出来。




14、
这影像朦胧不清,音频也受到干扰一般时隐时现,蔡徐坤只能听到一些支离破碎的话语。
“子异,”那个身影说,“……坍缩……没有办法……,……熄灭了。”

……他在经历什么,他们那天见过的恒星坍塌?他是那个筑星师?
这难道真是他最后留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星星?
大脑飞快运转,重重迷雾终于消散、猜想得到印证。蔡徐坤捂住了嘴,眼眶湿润起来。
……失去了一个朋友,得到他这么珍贵的告别,又为了自己的请求重温回忆,不就是在伤口上撒盐。

他感受到王子异呼吸开始沉重,紧握着他的手无法克制地颤抖。“子异,我不看了。”他想把手抽开,却又被按住了。
他不解地看向王子异。旅行家眼睛发红,死咬牙关一言不发,紧紧盯着前方。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那个声音继续说。
现在投影的画面已经趋于稳定,人像的轮廓也开始明晰。蔡徐坤眯起了眼睛。

……他倒吸一口凉气,瞳孔骤然放大。

他的全身开始发冷,连骨头都在抖。就像整个身体已经被挖空了,惊骇和疑惑充斥了他身体里的每个细胞,他感受不到王子异紧贴他的力度,也听不见眼前的人在说些什么了。仿佛被一记重锤打在天灵盖,大脑嗡嗡作响。

——这是他自己的脸。
蔡徐坤的脸。




15、
他狠狠甩开王子异。影像一瞬间消失,他喘着粗气,瞪着不敢与他对视的旅行家。他无法理顺逻辑去思考任何起因经过,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对不起,”王子异低声说,眉头皱着,“我早就做过了无数次心理建设,我说过,一定要告诉你。”
“我怕你知道,但又没资格不让你知道,……怎么才能让你少受到冲击和伤害呢,我不是故意瞒着你,可这么久也想不到该怎么和你坦白。”
“我真渺小啊,”他咬牙切齿地说,“我保护不了你。”

无数情绪和念头交错拧巴,而一片混乱里蔡徐坤第一个清晰的想法居然是,王子异这么不会说谎的人,一直以来藏住这么大的事儿要多费劲啊。
原来从来不只是一颗星星、一段故事。蔡徐坤才是王子异要保护的,唯一的秘密。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蔡徐坤嘶哑着嗓子开口了,“那是我,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子异?那是不是我?”
王子异终于对上了蔡徐坤的视线,“你不记得,是因为……”他迟疑地斟酌着语句,“因为它还没有发生。”

“——什么?”
“这颗星星,机器测算过,它不来自于过去的任何一个时刻。”王子异尝试着组织语言,“我的推想是,因为星体坍塌形成的黑洞,一个时空缺口打开了。……它本该是给将来的我的。”

王子异讲得很拗口,但蔡徐坤似乎明白了。“也就是说,黑洞带走了它,”他喃喃,艰难地消化着这个信息,“然后……”他滞了滞,了然而苦涩地看着王子异。
“所以这就是我的未来了?”

王子异喉结一动,急忙说,“我在想办法,一定有办法能改变未来的,我一定能救你……”
蔡徐坤发出一声似哭似笑的叹息。王子异尝试着去抱他,他没有拒绝。面对这样被蒙在鼓里、前路昏暗的境况,他还是本能地选择将全身的重量交给王子异。

“我还以为,我能做全宇宙最好的筑星师呢。”他忽然说,“而你的故事也可以写成一本书了。”
“……我都想好我们变老以后的样子了。”
他绷不住了,在王子异怀里小声地呜呜抽噎起来。




16、
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蔡徐坤送给王子异一颗星星。




17、


看着倔强浮在半空的星星,王子异有点茫然。

他驾驶着飞行器在星际能量站做定期维护,刚准备开拔就听见舱外一声巨响,就像是什么东西倏然飞过时气体的爆破声。他吓了一跳,捡起维修榔头如临大敌地把舱门拧开个缝,就与这颗星星打了个照面。
他挠挠头,刚关上门,那星星却不依不饶地开始卯劲撞他的船体。“好啦!”王子异在剧烈的摇晃中无可奈何地再次升起舱罩,“要礼貌呀,你从哪儿来?”

可星星是不会说话的。王子异想了想,小心地抱起了它。
……一碰到它,王子异的皮肤就像过电一样麻了一下。他猛地缩回手,那星星就一跳一蹦跟进来。他退一步,它跟一步。

眼看这小家伙是赖上自己了,他定了定神,重新用双手拢住它。小小的光尘抖了一下,忽然闪动着冒出了放大的全息图像,是个在断断续续说些什么的人影。音质很差,但王子异确信自己没有听错他的第一句话。
“……子异。”
王子异瞪大了眼睛。

最开始他只能听到几个零零散散的关键词,“星星”、“坍缩”,直到这投像清晰起来,他终于看清了这个同他说话的人,——白白净净的年轻男孩,泛金的蓬蓬小卷毛,眉眼柔软,眼神清朗又很坚定。……王子异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个男孩,但似曾相识的奇异感抓住了他的心脏。
“……所以,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男孩咬着嘴唇,轻轻说,“我们一起看过天体灭亡,我现在却在经历了。这个宇宙的规则可真残酷。”
自己与这个男孩口中的“子异”,大概是重名吧?王子异想,莫名地有些失落。

“你看,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星星啦。”男孩小心翼翼地托着一颗亮晶晶的尘粒,“为你做的。”他温存的凝视穿过朦胧的光影,刚刚好落在王子异脸上。“要是我会魔法就好了,我们就可以永远留在过去了。”
“你怎么出场的我都还记得,你的飞行器特别酷。”他熟练地比划着眼花缭乱的手势,“B-O-O-G-I-E——你也很酷,哈哈。”他笑着说,两眼却通红,“谢谢你来过我的小星系。”
……王子异捧着星星呆愣在原地,表情渐渐凝固,手臂僵硬、脚底生根。

“我好想让你永远记住我啊,”男孩望着他,语气像撒娇一样,“我那么喜欢你,你又最喜欢我。”
“可我也盼着你从此以后就忘了我。”

他伸出手来,虚亮的指尖穿过了王子异,却仿佛带着温度。“王子异,”他正色说,“你得勇敢啊。”
背后有声响和火光。男孩回过头,再看向王子异时眼泪已经落下来,“来不及说了。”他赶忙仰起头,用手忽扇忽扇地想把泪水蒸干,“你别担心啊,我也不害怕。”

“再见啦,子异。”
男孩哽咽道,眼中星河翻涌。他挥挥手,黑暗一瞬间湮没了他。

“……遇见你很好。”
他最后的余音也化作空气和灰烬。




18、
影像到此结束。
王子异怔怔望着这颗来自远方的尘埃,沉甸、滚烫。仿佛一颗坚定的心,不顾一切地穿越了时间、光年和宿命,跌跌撞撞风尘仆仆降落在他面前。

过了很久,也或许只过去了几分钟。王子异深深呼吸,缓慢地、轻柔地把这颗星星放在桌上。“再见啦。”他听见自己说。
腿一软,王子异脱力般蹲下来开始干呕。他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在疼,明明素未谋面,却有一种注定的、深刻的绝望击穿了他,就像灵魂被生生剥离开肌骨,不管他血肉模糊。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将这颗星星放进操作台识别,等到年代不可知的鉴定结果才稍稍松了口气。这至少证明他的记忆没有错乱,这颗星星确定不是从平行宇宙、或是这个时空已经发生的过去和现在而来。
——他还有时间和机会。
这个决心来得毫不犹豫,他却觉得像有上天指引一般理所当然。

王子异重新打开了星星的投像。他看着男孩的身影浮现,再一次听到他说“我那么喜欢你”。从未有过的强烈的渴望和甜蜜感包裹了王子异,哪怕这甜蜜也给了他猝不及防的痛苦。
“——你是谁呢,”他用指尖轻轻描摹着男孩的脸庞,“我一定找到你。”

“我一定要救你。”




19、
“……可宇宙这么大,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蔡徐坤的声音将王子异暂时从回忆里拉回现在。“我的线索就是这颗星星和你的影像,”他平静地说,“我只知道你大概是个筑星师、有自己管理的星系。于是我到所有注册的筑星师学院挨个碰运气问你的下落。”
“还好,我只花了不到半年的时间。”

王子异说得轻描淡写,省略了所有的长途奔波、忐忑期待和失望而归,无数次面对紧锁大门的苦苦请求,还有终于在尘封的档案册看到男孩相片时不可置信的狂喜。他近乎虔诚地抚过那个烫金的姓名,让它溶化在唇齿间的呼吸。
“蔡徐坤,”他念道,“……蔡徐坤,蔡徐坤。”
连细碎的气流都带着醉意,他恨不得让这名字就根深蒂固生长在舌尖和骨血,任谁也夺不走。

在前往记录中那个位于宇宙极远的小星系的路上,王子异盘算着该怎么做开场白,该怎么告诉蔡徐坤这几乎是难以置信的一切。他也想到,如果他们不去相遇,那样可怕的未来可能就不会发生。……但如果正因为自己的不作为,恰恰是蔡徐坤的星系吞噬了他呢?
——王子异陷入了逻辑循环的死胡同,而紧张间飞行器能量告急的警报打断了他。
他出发得仓促,备用的光能动力还需要点时间才能充满。他搜索着最近的停靠点,却发现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命运替他做了选择。

王子异在飞船缓缓降落时看到了那个他念念不忘的身影,瘦、高,栗金色卷毛。仅仅是远远看着,他就开始口干舌燥,胸膛里极速跳动的心脏几乎要蹦出来了。
而当王子异强装镇定一步步走近,直到站在了他面前,……那一刻王子异觉得,就算穷尽言语,他也描述不出亲眼见到的蔡徐坤轮廓眉目万分之一的灵性。漫天光辉和云彩在他眼中停泊,他只是在星星的围绕里伫立着,就超越了自己想象中任何意义上的美好之极,吸引着王子异抛开一切预设的情节,只想给他毫无保留的、赤诚的心。

——你送我一颗星星,我还一颗心给你。

“你好呀。”王子异轻轻说。
“我的飞船储能快耗尽了,可不可以先停靠在你这里,等能量恢复后再走?”




20、
“第一次去找你,我没敢停留太久。我怕你会看出什么,我那时候就想告诉你、想带你走了,但又觉得,谁会轻易相信一个陌生人啊。”
“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很开心,但也害怕。……我总想对你说出口,却越来越不敢。”
王子异慢慢说道。蔡徐坤闭着眼睛,下巴搁在旅行家的颈窝,脸上还有泪湿的痕迹。“我还有多少时间?”他说。

王子异身体一僵。
“你最近的反常是因为已经知道答案了吧。”蔡徐坤仰起头,直视着王子异的眼睛,“是那个能看穿时空痕迹的术士。你给他看了我那颗星星。”没有疑问,他在断定。
王子异神情复杂。……他真喜欢蔡徐坤的聪明劲儿,有时候也怕他这样聪明。
见他没有回答,蔡徐坤又问了一遍,“如果未来没有改变,我还有多少时间?”

王子异有些踌躇,但还是选择坦诚,“时空裂缝的存在是两年多。所以从现在算的话,……两个月。”句末轻不可闻。
最后一块拼图终于归位。

蔡徐坤点点头,他继续说着,冷静得仿佛在陈述别人的事,“所以你害怕的是来不及改变我的命运。……你想救我,你在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寻找答案。可谁会有这样改换天地的能耐呢?创世的神才可以。”
“你我都明白,如果未来真的改变了,这颗星星就不会存在,这份影像就不会出现了。你每天都在盼着一抬头发现它从书架上消失了。可直到现在它都还在这里。”
“你肯定想过,或许它让我们相遇得更早了一点,但也或许正是它设计了我们的相遇。……子异,时间是先前走的,因果却不是。”他的声音开始起伏,他甚至痛恨自己头脑的清醒,“我们的确渺小,骗不过时间和因果循环,也违背不了宇宙的法则。这个开始可能已经是结局了,但现在除了等待,我们什么也做不了。”

“等待不知道会不会到来的死亡,这是最折磨人的。”
他紧紧攥着王子异的肩膀,近乎咬牙切齿地问:“王子异,这么长时间你为什么要替我受这份罪啊?”

“你明明知道答案。”
王子异捧起他的脸,看上去怆然而平静,“如果结果可以改变,我不会离开你。如果注定,我更不会离开你。”

——即便最初是命运推动了他们的相遇,后来王子异就放纵自己把命运归于执念,把执念妥协为爱意。
他怎么能抵抗得了呢?蔡徐坤的灵魂比表象更加迷人,就像是沾湿玫瑰花瓣的香气,雪地上月色洒落的碎钻,一个会发光的天体的呼吸。他纯粹、善良、耀眼,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为王子异不可复制的贪念和心之所向的终极。
他把光给了天空,王子异却想做他的光。

……
“我怎么可能会忘记你呢。”
“一个筑星师朋友。”
“我不想再和你说一次再见了。”
“还能遇见你就很好。”
“可对我来说,你既是开始,也是结局。”
……
蔡徐坤突然意识到,其实王子异从没有对他说过谎。他讲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有着最隐忍而深沉的真实。
原来海面之下的暗流,可以这么汹涌,又这么温柔。

“那就一起等吧。”
蔡徐坤哑着嗓子说。他颤抖的吻落在王子异的眼睫,“你出现,就已经是救了我。”




21、
他们好像突然间开始可以坦荡地谈论生死和倒计时,不约而同地决定如果要等待,倒不如自在一些,毕竟命运的枷锁已经足够沉重了。

“王子异,”蔡徐坤认真的说,“我不能拖着你一起承受这个命运。如果你和我在一起、灾难依然发生了,我死了都不甘心。”他顿了顿,“但我清楚你。就算我把你打晕送走,你也会想尽办法回来找我是不是。”
王子异诚实地点了点头。
“你是傻还是傻啊,你怎么还能不要命呢?……爱能比命重要啊?”
“不是呀,但是你的命比我的重要啊,”王子异委屈巴巴地说,“我傻吗,我就是不想扔下你呀。”

蔡徐坤急得直跺脚,嘴唇都发抖了,“你明明知道我拿你没办法,也知道自己这是在赌命。——我看你其实挺聪明,就是非要办傻事儿。”
“我一定会打晕你的。”他信誓旦旦地说,挥舞的拳头被王子异包进手心,“好。”
蔡徐坤彻底气笑了。




22、
之后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同。他们依然在蔡徐坤的小星系长居,抽空做一做星际旅行。天体沿着固定的轨道照常运转,树木缓慢而有节奏地向上生长,每天有数不清的星星出生和熄灭。他们久久站在第一次相遇的小星云上,一切似乎都未曾改变,却也变了。曾经安静的人开始奔跑,漂泊的人愿意停留。制造光明的筑星师有了只为他温暖的光明,旅行家找到了全宇宙最美的风景。

他们在一路远行的深沉夜色里跌入梦境,年轻的赤裸的身体抵在一起,缠绵出无限火热和情意。沸腾的血液和尖锐的快感全身窜烧、直冲大脑,蔡徐坤的手指深深嵌进王子异的背脊,嵌在眼角的烟色星辰一颤一颤,泪意与风情都悠悠欲滴。火苗燎成星野,被失重感抛上云霄,高潮时王子异死死扣住蔡徐坤的手,仿佛两个灵魂都融化在黏腻而甜美的欢愉里,成为一体。
相拥而眠时他们都在想,只有他在、才能真正晚安。




22、
王子异在半梦半醒间找回了意识,他习惯地要去把身边的人捞进怀里,却只摸到冰冷的空气。
——蔡徐坤。

飞行舱密封的空间里,筑星师无迹可寻,而飞船的隔音罩被打开,包括目的地在内的所有数据都已经锁死。
王子异瞬间明白了一切。

他几乎能想象到蔡徐坤蹑手蹑脚起身,蔽住他的双耳,为他选择好一个不可更改的方向,然后在不知所在的星河簇拥中目送着他离开。
王子异自觉大意,但并不意外。他们太了解对方,于是蔡徐坤直接跳过无用的劝解和驱离,不动声色地安排好一切,让王子异完全远离可能的危险。
对于王子异,蔡徐坤从来是不遗余力的给予,就像把无数等分的光明给了万物,却把唯一的爱给了他。

王子异看向那颗依然闪耀着的星星。蔡徐坤肯定哭了吧,他想,但一定是不肯承认的。
他也有点想哭,而最后只是怅然一笑。

他最好的岁月和爱人,都在渐渐远去。




23、
倒计时的最后几天,蔡徐坤做出了他至今最满意的星星。
——轮廓精致,光晕漾满圆润的弧度,光絮缠裹的内核漂亮到无可挑剔。

不只是陷入时间循环无法脱困,这的确是他发自内心想做的事。这是一个筑星师能给宇宙的最好的礼物,也是他留给王子异最后的告别。
一颗星体、一个生命的逝去,两个人的相遇和相爱,就像是宇宙庞大身躯里一个细小粒子的变化。蔡徐坤无意创造足以让宇宙崩塌时间线紊乱的悖论,他只想创造一次对于宇宙来说不过是微不足道的相遇。

脚下开始震动,看到天边渐渐被素色光环逼近时,蔡徐坤异常平静。自地底而来的轰鸣震彻心脏,他目之所及的四周星球大地塌陷、洋流翻滚,无数流火碎石自天而降。
是一整个星系在燃烧。哪怕是乘坐着王子异的飞行器以最快速度逃逸,他也出不去了。

他已经辗转了无数个无人的、遥远的角落,还是躲不掉时空的线形桎梏。有些事注定要开始,也注定要结束。
——但至少他也保护了王子异。
他轻轻抚摸着这颗星星,让它在自己手心发烫。

“子异。”他开口了,声音嘶哑,“坍缩开始了,我没有办法逃了。”




24、
“……还好你不在这儿,还好我送走了你。你看不到,但我的星星要熄灭了。……所以,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我们一起看过天体灭亡,我现在却在经历了。这个宇宙的规则可真残酷。”

他记不清曾经的——或者现在的自己都说了些什么,他当时甚至都没有看完那段影像。他只本能地随意识讲了下去,忍不住地又哭又笑,只想把焰火星光和无限柔情都揉碎在短暂的没有对象的凝望与话语。他终于真切感受到了死亡的急迫临近,情绪如浪潮翻涌堆积。
王子异可怎么办啊,他想。他了解之后因此而生的、他们共同经历的过去,可没有了他的未来,王子异会怎么样呢?
“……王子异,你得勇敢啊。”他不放心地叮嘱,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终于落了下来。

“来不及说了。”他红着眼睛,却又习惯地去安慰想象中的爱人,“你别担心啊,我也不害怕。”
“再见啦,子异。……遇见你很好。”
他奋力一抛,将星星扔进深空,看着它倏然远去、消失于虚无。
那才是它该去的地方。是一切的开始,却也是他的结局。

蔡徐坤低下头,轻轻捂住了心口。
“对不起啦,”他小声说,“我还是要和你再说一次再见了。”
无数画面走马灯一样飞快闪过。他清晰地记得王子异那一句“紧张吗”,第一次握住的温暖的手,被星水浸透的裤脚和衣袖。他还记得王子异吻他时紧张得颤动的睫毛涨红的脸,柔软拖长拍的尾音,永远的、几乎没有了原则的肯定,还有总是在不经意间表达的真诚和爱意。

所有的这些,一切的好,都再也不会有了。

反正也四下无人,他就由着自个儿抽抽嗒嗒地掉眼泪,他几乎能想象到王子异看到他这样会怎么说了,“——我就知道你会哭的。”带着了然的温柔,又幼稚得可爱。
眼前一闪,泪意朦胧里他看到一束白晃晃的光线极速自天而降。他一瞬间以为是流星,甚至已经做好了粉身碎骨的准备。
然而下一秒,他错愕地睁大了眼睛。

那是一簇闪电,明亮得如同回归王城的骑士的徽章。

“我就知道你会哭的!”
王子异站在大开的舱门一边,高声冲他喊着。




25、
飞船还没有落地,王子异就等不及地跳了下来,一把拽过蔡徐坤就跑。“——去哪儿?……不是,你怎么找到我的?你怎么返航的?”蔡徐坤惊诧得结巴了。他不自觉跟上了王子异的脚步,看着旅行家脑后的小揪揪急切地一跳一跳,然后就被不由分说地硬拉进飞行舱。

“——我有你的星星。”王子异来不及解释多少,但只言简意赅一句话,蔡徐坤就理解了。
……是他忽略了,如果因为是未曾发生的事件而无法检测出坐标与时间,那么如今恰恰好,他们已经到达了最初的、确定的时间原点。
王子异再一次找到了他。

飞行舱在飞石与疾风的包围下颠簸着,他看着王子异在键盘上敲敲点点,看着他紧盯屏幕的充满希望的眼神,心中涌动着不知是惊喜还是苦涩。
“没用的子异。”他的声音还带着哭腔,“星系已经开始坍塌,黑洞从形成到吞噬一切只在瞬间,我们跑不掉的。”

王子异将目光从操作台飞速运算闪烁的数据上移开。他的眼神笃定而坚决,“你在等待,恰好我也是。你向来说到做到,恰好我也是。”
“我一定会救你。”

蔡徐坤不知道他这份坚定自何而来,自己甚至不敢说相信,但王子异总有办法让他安心。手被轻轻牵了起来,他感受着王子异近在咫尺的呼吸。
“你说过,我出现就是救了你。但其实被拯救的人也是我。”
“只有你让我相信,无论在什么时候、在哪里,我都会遇到你。而无论是怎样的我、怎样的你。”
“我都会爱上你。”

“——而我也只想要你。”
蔡徐坤回应得毫不犹豫,就像是与一份同样深情的心遥相呼应。

仿佛交换了足以穿透末日的承诺,一个漫长的、潮湿的亲吻绽放在彼此的唇齿间。漫天飘洒的星石是时光尽头的碎屑和花朵,逐渐迫近的轰鸣成为宇宙之歌最后的重音。
强烈的光芒刺进视网膜的一瞬间,王子异猛然按下了手边的按钮,一把把蔡徐坤护进了怀里。




26、
他们在鲜艳的、弯曲的光影里极速穿行,声音与画面都因超越极限速度而变了形。飞行器发出超负荷的警报,却仍一往无前地向着前方。他们相拥着靠在最稳定的角落,王子异的手稳稳把蔡徐坤的头捂在胸前。剧烈的摇晃间几乎要窒息,身体都要散架,就连思维也跟着被抻长了。
飞船骤然停行,巨大的惯性几乎要把他们甩到舱体另一边去。蔡徐坤惊魂未定都缓着气,心疼地替王子异按摩着太用力抓住支撑点的发红的手指,一时间都忘了去思考他们刚才到底经历了什么。直到理智迟钝地爬回了神经,他才顾得上感受笼罩四周的不可思议的宁静。

这是在哪里?
他茫然地看着窗外繁茂的群星的森林,不时有同样在星际间穿梭的飞船路过,友好鸣笛。那颗穿越了时空的星星依然好端端地躺在书架上。——就像是回到了曾经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曾经?王子异利用黑洞的时空缺口,又带他回到了过去?

他紧张地一把抓住又扑向主机查看数据的王子异,“……如果回到过去,你就是制造了两条不平行的时间线,时空会错乱崩溃的,会产生悖论的,……这样改变的未来肯定不行!”
王子异抬起头,“我们没有回到过去啊。”他温和地说,看上去松了一口气。
“……那难道是未来?还是一样的道理啊,……现在这个你和正常时间线的你不可能共存,完全不符合空间法则——”
“也不是未来。”王子异打断了他,在他又要说话之前补充,“——更不是现在。”

饶是蔡徐坤足够聪明,这下也彻底懵圈了。
“我可以给你一个提示啊,”王子异的语气有点孩童似的得意和邀功,仿佛万钧之力自肩头卸下,他终于笑起来,“——我们刚才超越了光速。”
蔡徐坤怔了。而电光石火间、关联所有他认知里的概念,他只能想到一个解释。

“……王子异?”他惊讶地叫着,“你这是把我拐到哪儿来了?……你到底是不是个旅行家,你都变出虫洞了,还说自己不会魔法?”
王子异开心地扬起了头。“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在赌命。……但是我赢了。”

黑洞的引力能,制造了一个可以穿越空间的虫洞。而超光速的飞行,带他们穿过了它。
——这是一个全新的空间。一个平行宇宙。




27、
“打开一个空间通道,需要足够的能量、精准的量子浓度、空间和物质不规则性的计算测量,……还有勇气。黑洞的引力能足以支撑一个虫洞的诞生,对于时间和位置的测算来自于我几年来收集存储的海量数据。”王子异顿了顿,“……而勇气来自你。”
“穿过这个通道,需要超光速的动力。为了能满足这个设想的条件,我一直在寻找试验着动力加速器。——科学理论成型,无生命体的穿越也实现了,但拿自己做实验品,我其实真不知道能不能赌赢。”
“……但即便是输了,我也要试一试。大不了和你一起消失在黑洞里。”
“只要能有一丢丢希望,我都可以。”

蔡徐坤定定望着王子异。
他真的想不到这个人能做到这一步,也完全不知道他是如何早就存了这样大胆的、超乎了自己想象的心思。“可你到底是怎么想到的?”他忍不住问。
“你知道我的,我想问题最喜欢从简单的角度出发,找最明确的目的。”王子异说,“——我只想让你活下去。既然是宇宙和时间的法则困住了你,我就打破它、带你出去。”
他看着蔡徐坤,一字一顿地说,执着得就像在叙述一个颠扑不破、众所周知的真理。

……就是这样了。
逃离因果循环、跳出物理框架,——一切的不可能成为可能,不过是因为一个纯粹的信念,一份坚定的果决。

——你送我一颗星星,我还一个宇宙给你。

“不管在何时何地,我都会遇到你。而无论是怎样的我、怎样的你。”
“我都会爱上你。”
……
蔡徐坤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重量和意义。
哪怕穿越了光阴和空间,纪元重写、日月更迭,经过淬火与冷雨,你依然属于我,而我依然爱你。

“真好啊,”蔡徐坤由衷地说,他感到满心都被温暖充盈,“你多了这么多风景可以看,我也可以让更大的天地铺满我的星星。”

“——所以准备好了吗,和我一起走遍又一个宇宙。”
王子异笑着向他张开了双臂。蔡徐坤在他的怀里仿佛看到一整个光明的未来,一颗炽热的、坚定的心。

满载着憧憬与爱意,他向他走去。






-END-

评论

热度(1114)

  1. 全文妡S_Vin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