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愚若智研究院

网络一线牵 相见就是缘

【Simulation 1】(一发完结)

设定超棒啊!

Alex:

  【1】




  系统把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安排在一家餐厅,德拉科一边看着腕表一边等待他迟到的试婚对象,他有点怀疑系统的安排。他并不喜欢不守时的人。




  系统为他们点好了餐,香气扑鼻的美食和红酒温润的光泽让他们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些。他们开始交谈不同的话题,从伦敦糟糕的天气为土壤,培育出无数向外延展开的枝叶,譬如他们的爱好和职业。




  系统为德拉科匹配的第一个试婚对象是个迷宫设计师。坦白说,没遇到哈利波特前,他甚至不知道世上还有这样一个职业。




  迷宫设计师是做什么的?德拉科情不自禁地问,他全然忘记了波特的迟到曾带给他的不悦。他的脸甚至有些发红,忐忑着这个问题是否冒犯到对方。




  波特似乎能看出德拉科的忧虑,他很爽快地做出了解释了:“设计迷宫的。多数人对这个职业闻所未闻,都会好奇地问上一两句。”




  波特的回答让德拉科放松了些。尽管他不是很喜欢被归结于多数人,但他明白波特的善意,于是他忽视掉了那个词,继续往下问。他可不止问上一两句,德拉科心想。




  “所以你们平时的工作就是画一些横七竖八的线?”




  德拉科语调里不经意透露出的轻蔑让波特微微拧了眉,他坐直了身子绷紧了下巴:“线是最基础的。这不是一门简单的学问,不是所有人胡乱画上几笔就能创造一个迷宫。设计师们大多受过专业的训练,往迷宫里加一些特殊的元素,赋予它美感或者更强的难度。”




  “特殊的元素?”德拉科思索了一会儿,问道,“像圆那样吗?”




  他捕捉到了波特眼中闪过的一丝亮光,那大概是惊讶,或许融合着一点点赞许。波特皱着的眉松开了,他的声音变得更为柔和,不再怀有敌意。




  “是的,圆是我最喜欢的元素。”




  德拉科想追问原因,但他手里握着的仪器“嘀嘀”地响起了提示音。于是他们的谈话不得不告一段落。他真的只问了一两句,和大多数人一样。德拉科自嘲地想,他并不喜欢这个巧合,但他还是很好地保持了风度,遵守了系统的安排。他和波特把自己那枚精致小巧的仪器放在桌上。




  他们对视一眼并会心一笑,默契地数着,三,二,一。然后同时按下了按钮,两个仪器显示出同一个数字。仪器的主人同时前倾身子探看,不小心撞到了彼此的头。德拉科下意识地伸手替波特扶正了歪掉的眼镜,波特则捂着额头,一点也不生气,而是咧着嘴朝他笑。




  德拉科的呼吸有点紊乱,他勉强地回以一个小小的微笑,然后捏紧了手里的仪器,把它揣回口袋里。




  他有点失望,系统只给了他们十二个小时的共处时间,他本以为他们可以度过更长一点的时光。




  【2】




  系统安排的自动驾驶型小车把这对试婚者送到了山顶上的小屋。




  它背山坐落,面向一个湖。夜幕下看不清湖水本身颜色,只能看到星辰在粼粼波光上蹦跳。




  哈利和他的试婚者沿着湖边的木道走进了小屋,德拉科颇具绅士风度地替他把大衣挂在了门口的衣架上。他向德拉科表示了感谢,然后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四处看了看。




  屋子并不大,但大小物品布置得井井有条,无限放大了有限的空间。无论是谁编程了这个系统,他一定有设计师的潜质。哈利摸了摸浴室的蓝白瓷砖,他喜欢这种简约的风格。




  哈利从浴室里走出来,德拉科飞快地把手里的仪器藏到了背后,无辜地望着天花板。那动作和神态简直像一个偷吃饼干的小孩被他的母亲逮个正着。




  哈利对此露出了微笑。他对德拉科的好感又上升了一点点,哈利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为了降低整座城市的离婚率,系统为所有参与者提供试婚服务,通过不断地模拟尝试,替他们寻找属于自己的灵魂伴侣。这无疑是最高效而科学的择偶方式,但经过无数次模拟筛选而得到的结果真的还是爱情吗?




  就像一个迷宫设计,如果排除掉出所有死路,直接把正确的那条路标出来,它是否还能算得上是迷宫?




  参与试婚前哈利有些抗拒这个系统,他总觉得这项服务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骇人,但最后他还在从众心理的影响下报了名。




  德拉科的出现让哈利对这个系统的看法有些改观,兴许这个系统的研发人是个天才,他或她真的用了一套算法让最配对的人碰到一块。




  倒不是哈利对德拉科一见钟情,事实上他对德拉科的第一印象不太好。德拉科的外表无可挑剔,但他说话的方式渗透着高傲,这总会让哈利回忆起他那丧心病狂的表哥和悲惨的童年。




  除此之外,德拉科是个很可爱的人。通常情况下哈利不会相信可爱这个词能与任何西装革履的商人有任何联系,但用这个词形容德拉科毫不为过。




  他们和自己的试婚对象不远不近地躺在屋里的唯一一张床上,呼吸都乱了节奏。




  他们同时想到了性爱,十二个小时足以让他们来一场一夜情,或许还能捎带一个销魂的早晨。




  德拉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他的指尖缓慢地沿着波特的指节攀了上去,穿过指尖的间隙扣住了波特的手。波特没有躲开。德拉科疯狂跳动的心脏得到了些许安慰,并因此放慢了跳动的速度。他们手牵着手,肩并肩望着天花板,直到睡意将两个人带进梦乡。




  【3】




  “你是我试婚遇到的第一个人。”在他们道别时,哈利坦白道。




  “噢,你也是。为什么告诉我这个?”德拉科露出了微笑。




  “不知道。我就是想让你知道。”哈利耸耸肩。




  “你对系统的安排满意吗?”德拉科问道。




  “一点也不。”哈利不假思索地摇摇头。




  “一点也不?”德拉科的肩膀僵了一下,他有些困惑而焦躁,他很满意系统为他安排了波特,却没想到波特并不满意他。




  “它只给我们十二个小时。”哈利叹了口气,德拉科僵着的肩完全放松下来。




  “我敢说它的测算系统糟糕透顶。”他笑着附和道,“我也觉得我们值得更长的相处时间。”




  “无论如何,这是系统的安排。”哈利扮了个鬼脸,并朝德拉科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




  德拉科握住波特的手摇了摇,真挚地回答,我也是。然后他拧起眉嘟囔道:“‘很高兴认识你’这句话不应该是一个故事的开始才对吗?”




  哈利想了想,然后抽回了他的手。他弯下腰捡了湖边的一块小石子,在地上画了一个圆,耐心地解释道:“在这个元素里,任何开始都是终结——”




  他顿了顿,然后抬眸微笑地注视着德拉科:“当然了,任何终结也代表着开始。”




  德拉科看清了湖水的颜色,它们和波特的眼睛一样,是祖母绿的颜色。




  【3】




  系统又为德拉科陆续安排了多位新的试婚对象。




  有和他的职业更形似的,有和他的人生观更相近的,有爱好几乎与他相同的。系统分配给他们的时间不一,有时不过一天,有时长达三个月或半年。不管时间长短,他总是会在跟他们约会时想起那个迷宫设计师,他渴望知道更多关于波特的事情。




  他们有多久没见面了?波特会不会已经忘了他?极有可能。他们分别时波特画的那个圆没准跟哲学毫无关系,不过是波特安慰自我的借口,这样波特就能把他彻底忘记,然后问心无愧地去跟下一个试婚对象约会。




  德拉科拧着眉看他的腕表,这个垃圾系统又塞给他一个迟到的试婚对象。




  他抬起头,看到波特时所有的猜忌和疑虑又在一瞬之间消失殆尽。他下意识站起身,走过去把波特带到了餐桌旁。




  “哈利·波特。”波特假装严肃地看着他,并伸出手一本正经地介绍。




  “德拉科·马尔福。”德拉科也庄重地伸出手和波特握了握。




  然后他们两都没能崩住,同时笑了出来。隔壁餐桌的客人向他们投来怀疑而谴责的目光,于是他们压低了声音,直接翘掉了系统为他们精选的晚餐。




  “你不会相信,在你之后系统给我塞的那些试婚对象有多糟糕!”波特愉快地囔着,他抓了一把石子在手里,就着湖面斜斜地打过去一窜石子,它们在水上蹦跳了几下,划开了几道水纹。




  “什么?我当然相信!”德拉科站在一旁看着,他笑着挑波特言语里的漏洞。




  “你的真是一如既往的傲慢。”波特斜睨了他一眼,眼里溢满了快乐。




  “这是自信,自信是一种美德。”德拉科加入了他,把石子扔向水面,“不自信的人会依附既定的规则,宁可怀疑自己也不愿质疑,习惯束缚后就再难跳出来。”




  “跳出来?你在说什么?”波特怂恿他往下说。




  “格尔迪奥斯绳结。”德拉科停下了扔石子的动作,他侧脸看向波特,“亚历山大根本不屑去找绳头,他一剑砍断了它。”




  “噢,你不会是想——”波特低头把玩着手里的仪器。




  德拉科凝视着他,慢慢地说:“我一点也不喜欢被一台仪器通知应该约会谁,约会多久。”




  “你就从没怀疑过这个世界的真实性吗?或许我们只是编码的一部分,我们被安排着说什么台词,以及做什么事……”




  德拉科突然凑上前亲了一下他的脸颊,波特的脸瞬间红起来,他错愕地瞪着德拉科。




  “你觉得只是编程之一吗?”他露出一个假笑。




  “确实出乎我的意料。”波特承认道,“但说不定你被编程了会做此反应呢?”




  德拉科放弃了说服,他哂笑着说:“人没法证明上帝不存在,你难倒我了。回到最初的话题,我不想遵从系统的安排。”




  “这是最科学的匹配系统——”波特蹙起了眉,他心里的声音完全赞同德拉科说的话,理智却再三强调算法的重要性。




  “听听你那不确信的语气,你甚至没法说服自己。”德拉科摇了摇头。




  “算法是一种科学。”波特反驳道,“系统根据每个人的品性爱好不断模拟、测算,以便在“配对日”为人们测出最合适的伴侣。”




  “合适不是爱情。”德拉科犀利地指出,“我见你的第一面并不觉得我们合适。首先我讨厌不守时的人,我真的讨厌,而你的第一次出现就迟到。我与基金债券打交道,而你喜欢设计迷宫。我们有着不同的成长经历,家庭背景,兴趣爱好。我敢说我们有更多的不同,但十二小时只能让我知道这么多。但是——”




  他喘了口气用更为热切而真诚的语调往下说:“这些差别,或者这些不合适,丝毫没有减少你对我的吸引,迷宫设计师先生。在你之后系统也为我配对了其余试婚对象,他们的确在某些方面与我更为合适,但这并不让我感到安心。恰恰相反,它们不断让我想起你。我期许着系统能把我们重新配在一起,它确实实现了我的愿望,在一年之后。我等了太久了,我不觉得如果这个系统把我们再次分开,我还有耐心等下去。我会厌倦所有试婚对象,然后系统就会在‘配对日’顺理成章地塞给我一个所谓的灵魂伴侣。我会欣然接受,或许因为疲敝于尝试,或许因为系统判定我们合适,但绝对不是因为我爱他。”




  哈利有些吃惊,他还从没听德拉科一口气说出那么长一段话过。他细细思考着德拉科的话,它使他困惑,使他想起他参与试婚前的忧虑。




  无限的模拟和尝试之后,留下的只是一个结果,精确与否,都丧失了那微妙的情感。




  你打算怎么做呢?哈利喃喃地问。




  你是否愿意跟我走,即便无数条死路在前面?德拉科向波特伸出了手。




  他犹豫着,思索着,然后接受了邀请。




  【4】




  他们把系统给予他们的仪器打了水漂,开始了逃亡。




  餐厅,街道,地铁……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他们曾无比熟悉的地方都显得怪异而陌生起来。路人脸上带着不怀好意的表情,用审视嘲笑的目光追随着他们的背影。




  他们不断奔跑着,朝那道墙逼近。只要翻过那道墙,就能结束这试婚服务,回到那个更多血泪、更为真实的世界里。




  在墙的另一边,他们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与谁共度余生。




  他们终于攀上了墙,跃到了墙的另一边。再没有旁人异样的眼光,空白包围了他们。




  他们手牵着手,发现除他们以外还有其余几对情侣正惊奇地仰着头环顾四周。那片围着他们的白色开始一点点支离破碎,崩塌化为了一窜窜自下而上飞速流动的数据。它们流逝得越来越快,并以妖娆的姿态旋转变化,最后构成了一个比例:1%




  一千对情侣里还剩十对情侣拒绝系统的安排,盲目地追寻爱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




  当然了,这只是第一次模拟,因而算是个可观的结果。他们有自信能不断完善系统,直到逃亡率降低至零。




  【5】




  德拉科震惊地看着周围的一切化成数字和代码,他握紧了波特的手并绝望地笑起来:“你是对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算法。”




  “不,不是这样。”波特却微笑着拉过他的手,垂手在他的手心上慢慢地画出一道线,“你的出现是一场魔法,而我们会继续逃下去。”




  德拉科凝视着他的手心,那个隐形的圆完成的刹那,他们的身影同时化作了编码。




  一片空白里慢慢浮现出一个新的图像:




  Simulation 2




  …………………………The End………………………


       感谢 @籾山阿亚 的点梗,灵感来自对黑镜S404的个人理解。


       祈祷他们在无尽的模拟循环里,为爱坚守永不妥协,因而算是个开放式结局啦。


       塞了一颗彩蛋:德拉科对波特职业的好奇那里。波特说一般人会问一两句,德拉科觉得自己不是一般人,会问多句话,但事实上他确实只问了两句话。因为他是编码之一。


       



评论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