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愚若智研究院

网络一线牵 相见就是缘

【德哈】一个幽灵归来的故事(一发完)

这篇真的爆哭啊,写得太好了!

K:

*5200字流水账一般的瞎胡写。


*肯定OOC啦,就先预个警吧!


……


……


 


01.


准备入睡的德拉科被吓了一跳。


一个乳白色的、半透明的幽灵飘进了他的宿舍,在他的床头对他微笑。


“波特!你你你你!”


“我回来了,马尔福。”


德拉科惊得揪着被子靠在了床背上,一秒后他盯着那个正在微笑的半透明家伙渐渐缓过神来。


三个月前,哈利波特死于霍格沃兹之战,倒在他脚边,他亲眼看着他被抬走、安葬。三个月后,他居然变成幽灵回来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


德拉科大喘气,看着过去七年一直互怼的死对头重新站在他面前,他都不知道当笑不当笑。


“看样子霍格沃茨重开了‘八年级’,你留级了马尔福。”哈利的眼睛闪着熠熠的光彩,在空旷的宿舍里飘来飘去,“你一个人住?你的密友呢?”见德拉科捂着心口又笑嘻嘻地问,“怎么,吓着你了吗?”


“你回来,干什么?”德拉科咬牙切齿,没好气的说。


不知为什么,他的心跳不仅没有平复,还在咚咚加速。血涌上了大脑,一瞬间整个人毫无困意,清醒无比。


哈利不再飘荡,像生前那样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坐在德拉科的床沿上看着窗户。


“我有个愿望,可我想不起来了。”透明的眼镜框闪着光,“马尔福,”他转过来看着德拉科,“你帮我想想?”


“我怎么知道啊。”德拉科撇撇嘴,“而且下次别在晚上出现了,怪吓人的。”


哈利没有应声,支棱着下巴想了想,良久蹦了一句,“我想到了,我想留校教黑魔法防御。”


“你确定吗波特,可你连自己的命都没救成啊。”还不是一样,被伏地魔一击毙命,最后同归于尽。


“不确定啊,”哈利皱着眉头又思考了一阵,“不过,看在我们救过彼此的份上,你帮帮我?”


年轻的幽灵暧昧地靠近他,蜷在他身边,下巴枕在了他的肩上。这感觉可不好,背后凉飕飕的,汗毛都立起来了。


“……拜托了,马尔福。”


“下……不为例,你欠我一个人情。”


最终他妥协了,别扭地说。


 


 


02. 


欠人情这种事,谁欠的多谁欠的少,怎么可能算得清呢?


在马尔福庄园他救了哈利一命,哈利从有求必应屋的火堆里将他带了出来,哈利因为战争而死,救了更多人的性命,其中可能也包括他马尔福的。


德拉科觉得哈利心里是在打小算盘的,只是他还没有看穿。


壁炉燃得噼啪作响,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木香。德拉科披着袍子坐在书桌前,灯火将他的羽毛笔影子拖得很长。


“……因此,我提出,希望成为霍格沃兹的黑魔法防御教师——”


哈利扒着椅子背念着书面申请的最后一句话,帮他执笔的人正撑着脑袋帮他写得一字不差。


“——哈利·波特。”


“签名也要我来吗?”德拉科将羽毛笔丢在了羊皮纸上,“你自己写吧。”


哈利撅起嘴嘟囔,德拉科抱臂,给了他一个非常坚定的罢工眼神信息,接着,他只好在对方的注视下自己试着捞笔。


银色的手穿过了羽毛笔,失败了。整根笔除了像被风拂过那样颤了颤,什么动静也没有。


“你知道我办不到。”他颇有怨言地说,又试了试无杖魔法,依然失效了。


当然会失效,他是幽灵啊,货真价实的幽灵。


“嗯,没错,你是办不到的,麻瓜波特。”德拉科捉住了笔,想了想,继续说了下去,“其实,如果你不是巫师而是个哑炮,或许会幸福得多。没准……现在正和麻瓜女人恋爱享受人生,而下半生也会平凡地结婚生子老死呢。”


一声叹息消散在空气里。


“看来,我的降生确实带来了不少不幸。”哈利趴在德拉科的桌边瞄他的下巴,“不过,说实话,这十几年我过得很幸福。”他笑了笑,“我不后悔,绝不后悔。”


在哈利自嘲的笑声中,德拉科默默埋下了头,慢慢地在纸尾补上了几笔。


 


 


03. 


递交申请那天,哈利在德拉科的陪同下去了校长办公室。一个幽灵两张画像开了个座谈会,据说麦格教授(现在是麦格校长)到场的时候,只剩哈利和邓布利多相谈甚欢,斯内普的画像空了,他不知道又到哪里去了。


“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很好沟通。”哈利大笑,“麦格教授倒是被吓到了。”


“结果怎么样?”


“她同意试行,让我带二年级的黑魔法防御,课程就在明天了。”


德拉科习惯性的想咧着嘴嘲讽他两句,可那些话都在喉咙里打转,最终他听自己说,“拭目以待。”


隔天德拉科出了宿舍门,发现一件怪事——往日坐得满满的公共休息室,今天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走廊里也没什么人。


操场也没什么人。


当他走到礼堂附近的时候,才发现人们都涌在一起,男男女女,高年级低年级,里三层外三层,队都排到屋子外面了。


“天哪天哪!那就是英雄哈利波特吗!他竟然回来了!!”


“他竟然选择留校当教师了!太棒了!”


……


是啊,很棒,大新闻。德拉科白了那些人群一眼,心想怎么不再来几个记者呢,还缺几台闪光灯呢。


然后他又想起,那个总是拿着相机的波特跟屁虫小鬼已经死了。


不会有闪光灯了。


如果没有发生过战争就好了。如果那个人从来没出现过,就好了。


这样想着,忽然发现人群中央的‘老友’向他招手,他回翻了对方一眼。


“早啊,马尔福。”哈利笑眯眯地说,将粉丝们的目光带到了德拉科的身上。


笑什么笑,你死了啊。


傻不傻啊。


哈利走过来想要与他交谈,德拉科则故意撞开了人群,向他的反方向去了。


“走开,波特。”冷冷的声音带着点鼻音。


这是典型的马尔福式逃跑,再熟悉不过了。


哈利的目光黏在德拉科身上,看着他走啊走啊,消失在走廊尽头那一刻脚步都变欢快了。


 


 


04. 


原来波特的梦想是为黑魔法防御课做出贡献吗?


可这怎么想,都不符合逻辑啊。


花洒喷出的温水唰啦唰啦地打在地板上,德拉科在一边将洗发露揉进浅金色的头发里。


他回想起了大战那天的一些片段。


他们一起摔出了有求必应屋,哈利轻轻拉了一把他的袖子,像是要对他说什么,可他当时任务失败,很害怕,翻身就跑。


还有,哈利被魔咒打中之前,好像也说了什么。


当时他离他不算远,他清楚地看到哈利偏过头,嘴巴一开一合,可是声音被风声带走了,他的时间也永远停留在那刻。


说了什么呢?


——W……a……i………


w-a-i……wait、wairt、waied?


等待,放弃,还是什么?


最后一刻的画面不断回闪,他沉浸慢放的旧影片里细细捕捉。


舌尖顶住了上颚发出了最后一个字母,停顿,然后嘴唇慢慢下抿,相碰,再微微张开,嘴角拉长,发音……


“你没事吧马尔福!!”


喊叫声突然回荡在狭小的浴室里,德拉科惊得浑身一颤——他还在揉他的头发呢!却见那个乳白色的半透明的‘老友’钻进来惊慌地打量着他。


“你没事就好!我听里面一直没动静以为你……”


“统统石化!”


德拉科气得向哈利丢了个魔咒——他现在一丝不挂呢!


“……”哈利被定在了空中,他忘了,幽灵也是会被石化的。


德拉科快速地拿了条毛巾围住了腰,骂骂咧咧地开始冲他的头发。


仿佛又回到了六年级,两个人斗气的时候。


“呵,又被打中了吧!”


“波特,没有人教过你不能擅闯别人浴室吗?”


我不是故意要看光你的。


幽灵委屈,幽灵心里苦,幽灵没法开口只能听对方叨叨。


德拉科慢悠悠地擦好了头发,换好了睡衣,刷了牙,又看完了半本魁地奇杂志才解了气。


“马尔福,你来做我的助教吧。”解咒后哈利围在德拉科床前好言好语地劝他,而德拉科则是转了个身去面朝另一边去了。


这家伙回来是专程来整自己的吧?


“免谈,波特,我有阴影了。”


“你教不教?”哈利飞到德拉科面前。


“不教。”德拉科再次翻身。


“可我救过你的命诶!”哈利再次飞到他面前。


“那又怎么样,别在我眼前晃悠,”德拉科把自己的脑袋埋进被子里,“快走,耀眼的救世主。我要睡觉了。”


“……”


突然安静了。


哈利隔了好一会才开口。


“晚安。”他轻轻说。


 


 


05. 


德拉科近来最烦的事情就是当助教了,没有之一。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一群人正常的待在一起了。


六年级开始他就是被大家排挤的对象了,就连斯莱特林的学生也排斥他,每次吃饭时,他和他们总是隔绝了一道空气墙。走在路上也能听到些闲言碎语的,有歪曲他的有嘲讽他的,不过,他不认识他们,那些话才不重要呢。


现在,虽然大家缓和了点,但因为他胳膊上的象征食死徒的黑色印记,交际上也多少有所保留。


所以他已经习惯一个人了。


哈利波特的回归彻底打破了他好不容易维持的平静生活。


两个人并肩在讲台上站着,面对这一群小鬼崇敬的目光。他们期待地攥紧了魔杖,似乎爱屋及乌,连德拉科也一起敬佩了。(德拉科:可恶。)


每每演示完毕,哈利都要和德拉科咬耳朵。


哈利:“你干的很好啊,马尔福。刚才那个静止咒漂亮极了。”


哈利:“我们的课堂还是蛮成功的吧?”


哈利:“被小鬼头们赞叹的感觉怎么样啊?”


哈利:“马尔福,看,玛丽用了个漂亮的蝙蝠精咒。”


德拉科:“……”


哈利:“嘿!你笑了,真不容易啊,再笑一个!”


德拉科:“啧!”


德拉科再也绷不住了,抿着嘴无可奈何地看着哈利,眼角弯弯,笑出了洁白的牙齿,哈利也乐呵看着他。


那一刻德拉科有一种站在阳光下的错觉。


仿佛心底的黑暗都化作了乌鸦,噗啦噗啦地成群结队的飞走了。


 


 


06. 


在这半年,德拉科总要填一些零零碎碎的择业表,哈利则每晚会霸占德拉科的桌子,在晃动的灯火下思考下节课的进展。


“去魔法部的伤害科不错,圣芒戈实习条件也很好,对角巷我是不会去的。”德拉科坐在床上,转着手里的铅笔,拿着成绩单对照着择业方向表。“不过我还是很怀疑,他们是否愿意收留一个前食死徒。”


“那你就留在霍格沃兹,和我一起。”哈利笑笑。


“开什么玩笑,”德拉科瞥了哈利一眼,“我巴不得早点结束和你的教学关系,还有半年就能摆脱你了。哦,波特,到时候你可不要太想我。”


“你又来了,马尔福。你摆脱不了我的。”


“我有石化咒。”


“我可以躲开它。”


“那我可以把你丢进阿兹卡班招摄魂怪来吃掉你。”


“……算你狠。”哈利自怨自艾地叹气,谁叫他寄人篱下啊。


德拉科都没发现自己笑了。


“波特,说真的,你还记得你的愿望是什么吗?我现在有点儿想帮你实现它了。”


“这个啊……”哈利装模作样地想了想,做了个噤声手势,“我想起来了,只是不能告诉你。”


“那你的麻瓜亲人呢?韦斯莱崽呢?万事通小姐呢?你怎么不去找他们?”


“他们啊,”哈利趴在德拉科肩上,看他的笔尖颤动。他还穿着生前那套衣服——已经不合时令了,“现在还不想见。我只想留在城堡里。”他说。


“你生前,好像还有话要说?”嘴唇抿了抿,“还记得是什么吗?”


他指的是两次哈利回头想要对他说的话,不知怎的,现在反而觉得有些重要了。


哈利想了想,吃吃笑了,“不知道,不记得了。”


“好好想想,真的不记得了吗?”


“不记得啦。”


“什么都不告诉我,你会后悔的。”


“没那么重要啊。”


看着德拉科的眼神一点点暗下去哈利又笑嘻嘻地补充道,“也许是‘下节黑魔法防御课你准备好了么?’”


“别提这事了,你这个傻宝宝。”德拉科晃晃肩,就好像能把哈利晃掉似的。


 


 


07. 


这个秘密没有维持太久。


日子如流水一般的过,就在哈利原以为他的秘密已经过去、不再重要的时候,一天晚上,德拉科忽然提出了他的行李箱,魔杖一挥开始整理。


“申请通过了,下周我就可以面试了。在此之前,我要回一趟家。”德拉科故作轻松地看着他的衣服、裤子、领带依次叠好,笑着说,“波特,这间宿舍以后就是你的单人房间了。我走以后……我说过你肯定会想我的,哈哈。”


“……为什么这么快?”


“因为,因为……我母亲她希望我回去。”


德拉科背对着哈利,不知道怎么,心里酸酸的。


哈利是个幽灵,他选择留在霍格沃兹教课,也许会像宾斯教授那样几百年了孜孜不倦的教下去,他是带不走他的。


最多,只能没事来看望看望他。


“波特,你啊……”你这个烦人精,为什么要赖在我这里不走啊。


他摸着心口,想说什么,却因为喉咙在痛,说不下去了。


他是讨厌哈利波特的,他想。


一开始就拒绝了他的示好,从此结下了梁子。之后每一次他想让关系更进一步,却总把哈利推得更远。


那些年岁里他一直在心里念叨着,说自己不在乎,说自己很讨厌救世主,说下次一定要把他整的更惨。但其实,回想起来,他都做了些什么啊?


他原本并不是那样想的,不是。


他不讨厌哈利波特,一点也不。


这点,早在半年前,哈利倒在他脚边的时候他就醒悟了——那是多么撕心裂肺的痛啊。


他努力骗自己忘记的遗恨与痛楚,却不知怎地,突然从缝隙里溜出来,变成涓流,翻江倒海。


“波特,我想我,还没有和你好好告别。”德拉科喃喃地说。


“……”


“这半年来,谢谢你。无论曾经我做过什么傻事,你还能像待老友一般对待我。我想,是我曾经对你的方式用错了。”


德拉科缓缓蹲了下去,不再说话。


“但那都是对生前的哈利波特说的,对吗?”哈利说。


他走过去,蹲在德拉科身旁。


“那个哈利想说啊,他发现了你的别扭,并且完全没有在怪你啊。还有一个很小,很小的秘密要告诉你,这是他回来后最想说的一件事啦。”


德拉科抬头,脸上已经泪痕斑斑了。


哈利蹲在德拉科身旁,半透明的手托起了他的下巴,笑靥绽放,和他从前一样好看。


“抬头。”他说。


哈利凑过去,闭上眼睛,轻轻,轻轻地在德拉科的额头上留下一吻。


“给你啦……”


他悄悄地在对方耳边说,“别哭啦。”


德拉科盯着哈利,目光一直没移开他的脸,眼泪涓涓流下,不断嘀嗒在地板上。


“波特啊……”


手掌轻轻抚摸哈利的脸颊,就好像他还能摸到他似的。


“波特,我要走了。明天就走,也许,不会回来了。”


“我知道了,德拉科。”


“可能,也许,会回来看看你吧。”


“我知道啦,知道啦。”


“我真不知道你一个人在这里怎么和那些鬼魂、小鬼头们相处,没有我你该在哪里生活,你会和谁成为新朋友……”


“我会很好的,你放心去吧。”


“你会不会特别孤独,黑魔法防御课没有我你会怎么办……”


“会有一点吧,但不会永远孤独下去,我还会想办法的。”


“我……”德拉科吸着鼻子掩面哭泣,“我……波特,我……”


“我知道,我知道啦。”哈利抚摸着德拉科的头发,“一切都会有新的开始。来,德拉科,笑一笑吧。”


德拉科反而将头埋得更深了。


“混蛋波特!”他大哭,“为什么你要作为幽灵回来啊。”为什么要让我再次承受一次离别啊。


“因为……我想跟着你。”


——只是想跟着你呀。 




 


08. 


后来呢?


后来德拉科就离开了霍格沃兹啊。


他提着行李箱,踏入了新的旅程。不过后来无论他走到哪里,总有一个鬼魂跟在他身后,陪着他,和他说笑。


“还记不记得你大战那天最后对我说的那句话?”


“唔……真的想不起来了。”


德拉科又在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了。哈利的眼睛转了转,轻笑着在德拉科身边绕了三圈。


其实他想的是:时机未到,时机未到啊。


他想啊,等到德拉科也老去的那天,他牵着他,他们一起‘回家’啊。


 


 


09.


你不来,我不老。


就这样吧。


 


 


 


【END】


 打个广告→我的德哈文归档(持续更新)




———————————————分割线————————————————


有些话蛮突兀的对吧。


「看来,我的降生确实带来了不少不幸。」


害得你为我难过,对不起啊。


「波特,你啊……为什么要赖在我这里不走啊。」


你赖在我心里了啊。


「为什么你要作为幽灵回来啊?」


为什么要让我再次学着放下你啊?


「因为……我想跟着你呀。」


因为,我不想和你分开啊。


这是哈利的秘密,他怕给德拉科负担,所以最后最后才敢说出来。




此外,他还瞒了德拉科一件事:


「还记不记得你大战那天最后对我说的那句话?」


记得啊,当然记得。


短短两个字。


「Wait me.」


等我。


等我回来找你吧。




「你不来,我不老。」


我会一直等你,等你。


在你到来之前,我永远是年轻时的样子,属于你的一切不会有任何改变,哪怕一点点。


就这样任性地、单方面地决定了。


就这样吧。




—没什么用·自言自语·解析完—

评论

热度(590)